搭上特斯拉快车背后:敏实集团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造车梦遇阻

  • A+
所属分类:足球

搭上特斯拉快车背后:敏实集团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造车梦遇阻

本报记者/刘媛媛/上海报道

在搭上特斯拉快车后,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敏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实集团”,00425.HK)获多家券商唱好,却仍难以掩盖业绩增长乏力的现状。

根据敏实集团最新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49亿元,同比下降20.9%;拥有人应占溢利为3.7亿元,同比下降58.6%。在半年报中,公司将收入与净利润的下降主要归结于受到疫情影响,全球汽车产业受到重创,因而公司在中国及海外的主机厂客户都短暂停产或缩减订单。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敏实集团近些年业绩的增长主要依靠利润率较高的铝产品收入带动,由于产能利用率降低,叠加老产品降价等因素,公司近两年毛利率有所下滑。而除了零部件主业受创之外,公司在造车路上走得也颇为坎坷,主导的江苏敏安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安汽车”)自去年底被曝出资金困难、阶段性放假后再无新消息传出。

针对公司零部件业务发展以及敏安汽车现状等问题,记者致电致函敏实集团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营收增速四连降

对于自主汽车零部件企业来说,疫情暴发造成的人员不足、物流遇阻、终端需求疲弱等,让它们损失惨重,敏实集团同样如此。

资料显示,敏实集团前身宁波敏孚机械有限公司创立于1992年,1997年,公司整合多个分公司成为集团公司,主要从事汽车装饰条、汽车装饰件、车身结构件、行李架、电池盒及其他相关汽车零部件的设计、生产和销售。记者梳理敏实集团历年年报发现,2016年~2019年,该公司的营收增速呈逐年下滑之势。

2016年,敏实集团营业额为94亿元,同比增长22.8%;拥有人应占溢利为17.19亿元,同比增长35.2%。2017年,公司营业额为113.84亿元,同比增长21.1%;拥有人应占溢利为20.25亿元,同比增长17.8%。

而到了2018年和2019年,敏实集团的营业额分别为125.53亿元和131.9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0.3%和5.1%;拥有人应占溢利分别为16.61亿元、16.9亿元。

不难看出,营收方面,2016年~2019年四年内,敏实集团的增速从22.8%一路下滑至5.1%,净利润方面,2018年净利润较2017年还有所下滑,直至2019年才略有提升。今年上半年,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

另外,受老产品降价、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等因素影响,敏实集团的毛利率也出现了明显下降。2016年,该公司毛利率达到34.6%,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33.8%和32.0%,但到了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毛利率已分别下降至31.2%和26.6%。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毛利率下降往往是相对的,当企业大批量生产汽车零部件,进入成熟期时,毛利率就会下降,而进入衰退期时,毛利率更会进一步下降,这属于正常的规律。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企业的经营出现了问题。

不过,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公司客户拓展有着巨大进展,其中铝饰条进入特斯拉供应体系,负责供应柏林工厂的Model Y相关零件,预计2021年上半年量产,年产量达50万件。电池盒业务方面,敏实集团获得大众MEB、宁德时代订单。有消息称,公司看好电池盒业务的长远发展,计划将电池盒业务在A股上市。

因此,多家机构上调敏实集团的目标价。高盛发表研究报告表示,敏实集团长期增长的能见度上升,主要来自于电池盒业务以及与特斯拉的合作,上调对其2021和2022年净利润预测8%和4%,以反映该公司在特斯拉铝饰条业务上,以及电池盒业务带来更高盈利贡献。

“造车梦”破灭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零部件主业之外,敏实集团还想在造车领域分一杯羹,江苏敏安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安汽车”)就是敏实集团“造车梦”的寄托。

天眼查显示,敏安汽车法定代表人为敏实集团创始人秦荣华,于2015年2月在淮安工商行政管理局开发分局登记成立,注册资金为1.3亿美元,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研发,汽车零部件研发,汽车零配件批发等。

该公司目前股东包括展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实益(中国)有限公司、实益投资有限公司。此前,由淮安市人民政府(授权委托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履行出资人职责)百分之百控股的淮安开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开发”)也为敏安汽车的股东,持股比例为50%。

在2018年时,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宣传中心副主任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秦荣华,称其“一直有个愿望,就是造中国最好的汽车。敏安汽车便寄托了他的梦想。”然而,在去年的10月8日,淮安开发控股有限公司退出敏安汽车股东行列,秦荣华的造车大业也多次出现问题。

首先是去年初,敏安汽车传出陷入资金困境的消息,为控制成本开始大规模裁员,其中,2018年底,敏安汽车以末位淘汰的方式进行裁员,2019年敏安汽车又有多次裁员,使得裁员数超过400人。

到了去年底,敏安汽车被曝出遇到阶段性经营困难,将实施阶段性放假,放假时间自2019年11月1日开始,结束时间另行通知,放假对象为现有分公司及各部所有人员。

彼时敏安汽车相关负责人在回复媒体时称,公司此次放假并不是因为经营困难,而是要优化内部员工采取的措施,已向相关主管部门报备。但今年以来,除了1月中旬淮安当地媒体报道称,敏安汽车首批200辆汽车将在春节后陆续投放淮安市场之外,再无新的消息传出。

在汽车分析师任万付看来,汽车零部件企业介入电动车制造,优势在其所熟悉的领域可以做到比较好,但整车制造并不是一小部分零部件加上采购其他零部件就能攒出来的,需要非常严谨的开发和测试。同时,整车制造非常烧钱,尤其是对缺乏造车经验的企业来说,所走的弯路都是在烧钱。

汽车分析师钟师也有类似看法,他直言,电动车制造要从两个方面看,首先是业务关联性,如果企业是从事机电等关联性较高的零部件制造,那么具有优势。其次,大多数零部件企业比较缺资金、缺人才、缺技术,玩法也与整车企业不同,能保证主业资金周转顺畅已经不易,跨界会显得力不从心,即使如万向集团这样头部的零部件企业跨界电动车也举步维艰。

邹黄晶对本文亦有贡献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